中安私家侦探社

专注棘手事务处理二十年,力争中国一流的侦探调查咨询服务公司

24小时热线:18588259958 Wechat:DeoCehn7 QQ:1059335260

债务清欠新闻

民工讨债难

民工讨债难
11月17日,被砍伤左手的毛启云躺在中山市东凤镇医院的病床上,艰难地从皮夹里掏出一张手写的承包合同说,“老板欠我2万多块钱,拖了好几个月不肯付。
 
 ”5天前,为了追讨工程款,他与上一级包工头甘老板发生冲突。甘老板一气之下挥刀砍人,使毛启云左手的筋脉几乎全被砍断,而他的哥哥毛启才被砍伤了大腿,伤势更重。
  
毛启云是个小包工头,专向一些大包工头转包一些砌砖的活。今年上半年,他和甘老板签了一份《建筑工程砌砖承包责任合同》,负责为甘老板承建的中山东凤镇同乐工业园内的两所厂房砌砖。根据合同规定,甘老板每月按已完成合格工程量的70%支付,其余部分则在工程全部完成后一个月内付清。
  
毛启云带着20多个工人干了几个月,完成了合同规定的任务。然而甘老板并没有按照合同规定支付工程款,到工程结束也只给了2万元。工人们向毛启云催要工钱,可当他几次向甘老板索要工程款时,甘老板都一口回绝。
  
事实上,这个建厂房的工程,甘老板也是从别人手里转包过来的,因此甘老板一直推说上面包工包料的老板没有付钱给他。毛启云曾找过甘老板上面那位包工包料的老板,对方表示,已经将80%的工程款付给甘老板了。
  
11月12日晚,毛启云和哥哥带着3个工人到甘老板的家中讨债,甘老板坚决表示没钱。据了解,甘老板从上面的包工头手里转包了好几个工程,早前另一个工程的款项他一直没有拿到,因此这个工程的钱已经补了前一个工程的缺。
  
这样的理由显然不能说服毛启云,双方于是有了一些争执,火药味也越来越浓。甘老板甚至扔下狠话:“你带人来我家找茬,我明天随时可以找十几个烂仔找你。”毛启云火了,他抓住甘老板的衣领,要他和外面的工人说个清楚。他万万没有想到,甘老板挣脱了他,跑进厨房拿了菜刀,就发疯似的往两兄弟身上砍来。
  
11月17日,躺在床上的毛启云接受了记者采访。回想起当晚,毛启云心有余悸:“当时我随手拿起挡刀子的铁凳都被砍烂了,我手臂上这一刀,差点儿整条胳膊都被砍下来。”
  
为了追讨2万元工程款,兄弟俩都被严重砍伤,毛启云说:“有什么办法,我带着班组,拿不到钱就发不出工钱,下面有20多号人追着我要钱啊。”像他这样的小包工头,处在下面民工与上面大包工头的夹缝之中。
  
原因:无证工程队维权难
  
一个不大的工程,被转包了数次才到了毛启云的手中,连他都搞不清,甘老板和包工包料的老板上面,是否还有其他承包人。实际上连毛启云都不是最小的承包人,他在拿到工程后又分包给了自己的哥哥和姐夫。环节如此众多,只要其中一个环节出了问题,工人就有可能拿不到工钱。
  
记者问毛启云为何不到劳动部门求助。他说,他以前曾找过劳动部门,但是对方表示,像他这样没有营业执照的非经营主体被欠薪,劳动部门无法提供帮助。
  
这个说法在中山市东凤镇劳动局得到了证实,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这种没有营业执照的工程队,是不能雇用工人的非经营主体,因此不在劳动部门的职权范围内。出现这种情况,只能到法院去起诉对方。
 
中安私人侦探自2007年成立至今,团队成员每位都已有20年以上的调查从业经验,有任何疑问,可以联系中安私人侦探18588259958,让我们给您正规、专业、合法的调查方案与意见。
2018-09-25 07:22:06

Copyright © 2018 中安私家侦探&安心国际私家侦探咨询有限公司